【宅斗+钓系丫鬟+纨绔少爷+扮猪吃虎+强取豪夺】 婉宁出身贫寒,生来就是贱命。 被养父卖后,她顺利被傅家选中,成了一味治疗大少爷的良药。 伺候的男人魁梧,精壮,半点没有孱弱的病态。 男人挑起她的下巴嘲讽:“原来大哥这良药,不过如此。” 二少爷嘴上嫌弃,却沉溺不可自拔。 外人惊讶,傅家二少爷竟为了个低贱的通房跟傅家断绝关系,分府别过。 只有婉宁知道,她不过是用来挡刀的棋子而已。 为的,是护住他那位